推倒高牆、突破框架的進階領導力

文 /
台灣產業創生平台

當你想要打破一座堅固的堡壘或高牆,你應該選擇直球對決?還是繞道而行?在羅莎貝絲.摩斯.肯特(Rosabeth Moss Kanter)的《推倒高牆》一書中,她給了非常具體的答案:與其正面對擊,還不如繞道發揮影響力,更有機會突破僵化的體制,打造可落實的創新變革。

肯特在2008年共同創辦哈佛大學「進階領導力倡議」(Advanced Leadership Initiative)課程,以建立跨學科、跨領域的領導技能,協助500多位專業人士、企業高層及年輕創業家,迄今影響全世界超過1億人的生命,創建100多個新機構、產品和服務。她從50個詳盡個案研究與數百份訪談中,整理出這本書,提供解決世界上複雜混亂問題的領導力典範及實現改革的行動指南。                     

她在書中主張,每個棘手難題的背後都匯聚眾多的既得利益者,如果要克服僵固難解的問題,就要培養跨域創新的進階領導力,掌握跳脫體制的思維力與行動步驟,同時學會解讀時代氛圍、聯結盟友、建立生態系。她同時也舉出許多突破框架的經典創新案例,包括芝麻街、Trader Joe’s、IBM在內,鼓勵大家重新思考現狀、克服官僚制度的障礙,希望召喚新時代的變革之軍,將善意與使命轉化為偉大的行動!

以下為本書作者序言:

創新,多出自體制之外

攻擊,切忌正面對擊。

所謂的城堡或高牆,意指某種既定秩序,或處理問題的主流方式,如果直接攻擊,只會引發城內採取防禦行動,開始制定對策以鞏固堡壘,在城牆的窗戶架上武器,鐵鑄城門鏗然落下,門外吊橋嘎然拉起,阻止城外的人跨越護城河。城內開始動員護衛軍,居民會因為城外的正面攻擊,更加群情激昂,因為誰也不想被逐出城堡,流離失所。城民們相當肯定自己比外邊的佃農或粗鄙之人更加優越,於是大家準備長期據守,認為自己比城外的烏合之眾擁有更充沛的資源,可以撐得更久。面對城外的攻擊,有時候這些人還沾沾自喜,視之為無物。他們卻沒有看到,或許在高牆之外可能會出現新的生活方式。

這樣的高牆或城堡在現實世界中隨處可見,有些是概念上的禁錮思維,有的是真正存在的大型建築物。在歐洲,這類城堡是展現過去中世紀歷史的博物館。在美國,建築物則具備現代的形式樣貌,有些是位處郊區的企業總部;有些是戒備森嚴的辦公大樓;有的是連外觀都無法看見送貨門的封閉式社區;有些是入內安檢就讓人望之生畏的政府大樓。這些宏偉建築旨在保護裡面的高階主管和管理人員,使其免受外部侵擾,或為其免除改變之必要。有些地方,每天在其中上下班的人,完全不會感受到屋外的氣候狀況,這些人只要搭乘電梯直達地下停車場,再開車到下一個地下停車場,轉搭另一電梯即可。

高牆和城堡代表著制度與機構。談及健康,就要談到醫院;講到教育,就會提到校舍;討論新聞,就會說起報紙;與靈性相關的討論,一定會提到教會;談及城市,就等同於市政廳。總部成為去個人化的既定架構,老大說了算!

僵化的制度是有害的,因為其有所不容,即使我們的社會秩序就算已不合時宜,依然猶如故舊頑石。

當我們討論健康時,談的並非醫院或醫師診間,健康可能是營養的食物、乾淨的空氣,或是無壓力的工作,然而把持醫療健保的卻是巨型醫療機構,內含素來兩相敵對的醫療提供者與保險公司,充斥著你來我擋的防禦與固持,有時甚至將替代療法拒於門外,阻擋病人通往身心健全的去路。

同樣地,當我們討論教育時,談的並非是課堂教室。從19世紀開始,教育專業人士就從家庭奪取了掌控權,使教育和建立學校制度畫上等號。雖然老師至為重要,但父母家長參與的課後滋養也同樣關鍵,但是部分學生缺乏這些資源。

此外,當我們討論城市時,不只著眼於市政廳,或那些定期籌辦活動、彼此交錯成大道的大樓。我們在快閃商店、餐車、各種活動與慶典中見到的那些人,或街道上的塗鴉藝術家,以及戶外壁畫藝術家,這些普羅大眾的生活與文化都是城市的一部分。

大型建築物是顯眼龐大,並且讓人感到永久不變的制度架構。城堡是過去歷史與思維的紀念物,是保存文化的博物館,提供當權者、產業,以及社會菁英庇護功能的機構。

如果了解城堡的本質,就有助於挑戰者制定攻擊計畫或改革模式。正面直擊並非攻擊城堡的最佳方法,除非你領導的是所向披靡的軍隊,且願意冒著兩敗俱傷的危險。

繞開城堡才是最佳的攻城之道,或從底部著手。與其衝向城堡前門,不如向下著眼。繞到城後,與可能離開來加入你的低樓層人士,或跟心懷不滿卻有才華的住戶交朋友。在樓上的人,看不見下層正在召開秘密會議制定策略。找出城堡後方的秘密通道,或在地底下挖洞開道,持續不斷從建築物的弱點著手,直到最後地基崩垮。接著撬開窗戶,迎接新鮮的空氣與思維。

倘若這套辦法行不通,就在城堡外圍紮營。與其對戰,不如試著隨新的音樂起舞。創建具有足夠吸引力的小村落,舉辦新活動,吸引城內住民四處走動,並參加慶祝活動,也藉此掏空城內的守衛者。城外紮營駐地的靈活特質,成為可以吸引絕佳人才的熱門新地點,爬上城堡最高階的位置不再是終極目標。隨著城堡的重要性不再,其力量也會減弱,如此一來,人人轉而注意廣闊世界中的新機會。

正如每一位尋求改革的領導者和創業家都相當清楚:創新很少出自體制內部。當權者往往會捍衛過去的決策,不會輕易放棄權力。或者,他們對當下發生的事情感到困惑,害怕變化的不確定性。他們可能對改革帶來的可能性一無所知,基於這些原因,他們會持續待在高牆之內,固守內部,以城堡囚禁城內之人。

人們面對改革時,竟會產生如此強大的抗拒,若要有新穎的想法,不只是跳出框架思考,而是要在傳統體制之外思考。

本文摘錄自《推倒高牆》,由天下雜誌出版授權刊載。

更多文章

從解決問題到創造價值的職場升級術

一般員工可能只會想到要「解決問題」,但如果是老闆或主管的話,更需要思考如何「創造價值」,...

探索生物世界的全新視角

普通生物學,有沒有可能一點都不普通?投身教育半世紀的陽明交通大學教授周成功,開設「生物學特論...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