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台灣產業新創投資論壇】蔡明忠:自己做不到的,就去投別人

文 /
台灣產業創生平台

2020台灣產業新創投資論壇

  • 主題演講:借力新創,台灣大轉型
  • 主講人:蔡明忠 / 富邦集團董事長

今天各位好朋友,很多新朋友、老朋友,能夠在疫情之下,大家還可以共聚一堂,我覺得是很值得高興,跟覺得作為一個台灣人,十分驕傲的事情。因為最近我所有參加的forum,都是virtual的,所以我現在平板跟notebook上面,幾乎所有的teleconference、video conference的App都有。就從這裡講起今天我要講的主題。

沒有錯,剛才調查報告的結果,其實我們就是那個80%、90%的企業,也是董事長在做決策,做不好也是罵別人,這個我最會。

其實台灣我常想說,不是沒有創業家的精神,我們這麼多老一代的企業家,他們可以創業成功,基本上都不是把台灣看作是唯一的市場。以前就是一卡皮箱,走遍全世界,就是把世界看作是市場。所以我們想說我們電信業,下一步面臨這5G,新的投資這麼龐大,那怎麼辦?

圖3.PNG

我今天要來談新創,剛才黃日燦自己招了說他拗來的。我回家跟我小孩講說,我要去談新創,他說你最不適合談新創。因為他們每次跟我講什麼,我都說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從以前談這些4G的technology,他說你怎麼去管一個電信公司啊,你連WiFi都不懂,我們家WiFi哪裡有什麼問題,你都不知道,你怎麼去管一個電信公司?我們也希望以後能夠變成一個十角獸,但這個願不是我發的,是林之晨發的,今天我這些簡報都他寫的,他寫了這一頁,我恕不負責。

我們都知道5G的建設,成本比4G要高很多。但是我們電信業這幾年都面臨一個ARPU一直下降,然後整個market是saturated,所以這幾年電信的本業,是衰退得很厲害。5G當然給我們很多的想像,但是要怎麼利用5G的新技術,帶來新的infrastructure?我們怎麼不是只有做苦工,看人家ride on我們的infrastructure來成長茁壯,我們怎麼可以也分一杯羹?

圖6.PNG

我覺得最重要是注入新的DNA,這就讓我提到Singtel。Singtel我想是應該電信公司裡面,很早就認為我們不能做笨水管的,we cannot stay where we are,這是那時候他們講的話。這可能是10年前,它就開始一個新的事業,他們自己叫做digital life。

它投入了18個所謂digital的服務,從music streaming、從video streaming、從payment,各位可以想像的它都做了,包括e-commerce,它也自己開了電商。而且它很多這些事業,它都派了電信業20年經驗的老主管,可以說是公司認為一級戰將去,結果大多數都是失敗的。那為什麼呢?其實我想不只是電信公司,任何一個現在成熟而且大型的企業,多多少少都有下一頁要講的這些問題。

我們都知道說電信業是被highly regulated,所以你斷訊,馬上要跟主管機關報告,所以它的服務是很嚴謹的。那當然呢,造成大家都不敢犯錯。所以大家都知道新創,如果不容錯的話,那根本連一步都跨不出去。

還有當然就是,內部審核流程很長,我們公司內部也有。我很早就說,我們應該鼓勵大家要有新點子,要有新點子提案。但是在審查的時候,我們都要幹嘛?你的business plan,你的financial projection,你要各個層面都要全部嚴密把關,統統通過以後才要做,那就曠日費時,所以決策常常都會失去了時效。

20201103(L)pic154.jpg

那最重要的就是說,我們電信業都落入了一個叫做dividend trap,大家都認為我們就是一個dividend yield股票。所以我們對股東承諾什麼?我們每年要發現金股利。要發現金股利,就沒辦法忍受投資失敗。這個就是因為其實大部分的公司,我剛剛講說比較成熟的公司,都還是…他們的valuation都還是EPS、PE,但是這些新創公司是很恐怖的,他們叫PS,我以前也聽不懂,什麼是PS? 我只知道有piss,不知道有什麼叫PS。後來現在還有PEG,就是PE growth,PEG。我本來打入PEG,出來就是peg,就是「掛」,不知道原來現在還有這種新的valuation的方法。

那當然還有就是說,人才特質的差異。我們這個傳統電信業者,就是不擅長有彈性的工作。所以我們,我剛剛講到,我們在談什麼都是EBITDA。我後來跟他們講說,我不要聽你的EBIT多少,我要聽到你的active user是多少?你的subscriber growth是多少?你看,他們在做我們台灣大哥大裡面自己的新創事業,但是他們自己對自己的performance的evaluation還是一樣,用所謂的EBITDA這種模式。

我剛剛提到說,Singtel 這些新創的事業大部分都失敗,我們台哥大這些(新創事業)也都有。其實台灣大部分的電信公司,我們主要競爭對手,中華電跟遠傳,他們也都有。比如說,我們的叫做myVideo,我就是希望說,我們是要用這個來increase我們跟subscriber中間的stickiness。所以我一直position我們的myVideo一定要未來變成台灣最大的OTT,所以我們這幾年也一樣投資很多content,我們自己沒辦法,跟人家co-produce,跟一些很好的製作公司。

我們的music streaming叫做MyMusic,這都是我們所謂的「my」系列。我們也有一個instant message,很多人不知道有沒有聽過叫M+(M+ Messenger)。當然我們推M+的時候,我們公司裡面也很多debate,說你推一個這種messenger的App,大家都不打電話,也不用簡訊了,那我們還做電信公司幹嘛?那你這不是self-destruction?但是那時候我堅持說我們還是要做,我們是做得太晚了,我們現在也希望轉型成像Slack一樣,變成一個business use。

當然還有myBook,也是一個e-book的平台。我們做得比較成功的,這個也是Singtel現在、它的所有新創事業,它靠買的,買了一個做得比較好的,就是digital advertising的生意。我們是叫做TAmedia,是幫人家去下digital的advertising。一年大概我們handle的advertising revenue大概也有差不多6億左右。當然我們也嘗試過做payment,叫做Wali(智慧錢包),那個時候我覺得我們電信業應該一起來貢獻一個trust management的platform,所以我們也成立了一家公司,好不容易說服了另外兩家同業。

這個剛才survey裡面有提到,要跟新創團隊合作。我今天也來學了一個字,我剛剛問黃日燦說,你的平台為什麼叫做corporate venturing ?我不知道各位有沒有注意到?我說你是不是要讓它感覺比較動態、前進,「venturing」? 他說不是,現在venturing就包括,我現學現賣,我本來只要講corporate VC,包括corporate VC,包括去投別人的VC,包括自己的direct investment,都叫做venturing。所以我覺得這個字,就是今天我要講新創裡面很大一個關鍵—我們自己做不到,就只好去投別人。

剛才大家一直在講momo,momo也是一個start-up,16、17年前它也是start-up,它從電視購物開始做,當時是我們富邦金創投最成功的投資案,就是momo。現在我們講它的營收,大家都知道了,我們的目標是,我不敢講幾年,當然希望很快的達到一千億,一千億的sales。如果是這樣子的話,占台灣大哥大營收比,當然遠遠地會超過現在的50%,可能80%都有可能。

那我們都知道,上面這個馬雲講的,「後天」這個字是怎麼來的,結果也不是黃日燦原創的。他剛剛吹了老半天,我現在幫他把底掀出來。他其實是抄馬雲的,這句話大家都很清楚。我們當時就是從電視購物開始,沒錯,很多嘗試,電視購物我們也算是後進,但是就做到電視購物的霸主。完了以後我們也嘗試很多,我們也去開了百貨公司,各位可能說不定有印象。我們還開了藥妝店。 

但是剛剛一直在講DNA,你做這種virtual通路的人,畢竟電視也是一種virtual通路,你要去做實體的,完全都不一樣的人。一個公司,那時候也算新創公司,要養兩套人馬,絕對不可能,所以我們才從零售轉到線上。

圖7.PNG

各位都知道說,我們同業有一個說,「我看momo在做都沒什麼新奇的,沒什麼新創,因為它在做的我們都有在做。」但是我覺得如果是以自建物流中心,買地自建物流中心。我們都知道今年,我們看到Amazon,CAPEX(資本支出)是超過Google,可能是第一次這個樣子。那它投什麼呢?當然它有data center的生意,這個cloud,所以它投data center。其他投什麼?distribution。未來決戰就在這裡。所以從以前PChome說24小時,到我們現在推12小時,這個都是新的消費習慣,而且我們最希望趕快送到你手上,在你還來不及後悔以前,所以我們當然就有物流中心。

還有我剛剛講東南亞,我們也去了泰國,我們也看到他們那邊電商的成長率也是很恐怖的。我們也是一樣從TV到現在,我們換股到上面的母公司,我們本來只是投資在下面的TV shopping的joint venture而已,現在換股到了母公司,母公司也在發展電子商務。

圖4.PNG

所以這些,這個也都是林之晨在勉勵他自己的,或者是在提醒我的:不要讓今日的成功變成明日的絆腳石。說來說去,其實我要講的就是說,真正要新創,是不能夠top down的。剛才在講說,大部分的新創決策在台灣的企業,都是70%、80%在董事長或總經理做決定。就是這種innovation從top down的,是我們看到Singtel…我最近看了一篇文章,Singtel自己在反省說,我們為什麼都失敗?大大的標題就是說,innovation from top down。剛才講,派了那麼多高級主管去lead這些新創的團隊,但是不對的DNA。所以要容錯這些,我想大家都知道。

我們當然也需要更多的成長曲線。但是這一頁是我寫的,林之晨不會把自己做這麼大的宣揚。我剛剛就講說,我的小孩笑我說,我離新創太遠,應該我字典裡根本就沒有這個。還有另外一方面,年紀。那時候就想到說,林之晨都在做這種創新的,他在AppWorks,大家也很清楚了,他在AppWorks大概已經10年了,孵化出來的企業有很多現在都還活得非常好。

當然剛剛在講說我們要走出台灣,所以我們在這一屆董事會的時候,我去找了兩個國外的電信業專家。我們也成立了strategic planning,意思就是說,也要有自己的corporate VC,或者venturing,跟處理一些可能的M&A的事情。

那這個1.5年以後的初步成果,這個也都是林之晨的戰功。我們是跟Google Nest首家合作,在台灣我們應該有exclusive三年,現在已經有20萬個音箱,這也是以後我們做smart home的一個灘頭堡。

當然,我們跟NVIDIA合作,他這個GeForce就是cloud computing,說老實話,這塊我也搞不清楚。比如說最近我在家裡看我女婿,他回家都在打game,我就跟我女兒說,他怎麼都在打game?她說,總比你跑出去喝酒好吧。所以我覺得這個cloud computing對於端正我們社會風氣,應該也有很大的幫忙。

當然我們凱擘有線電視,我們有推一個home security。過去只是錄像而已,只是錄影,這個當然是IP cam,然後我們幫你store起來。但是我們現在跟Umbo這家公司,這也是一個AppWorks的一個portfolio的公司,它就是用AI來辨識影像,所以就知道說,你進入的是一隻貓呢?還是人呢?需不需要有response。

還有我們要做這個智慧球場,我看這次台灣大賽,中華電也說它要做多視角,它說有4個視角。其實我們在新莊棒球場,我們還可以做3D的replay,這些技術都是台灣新創的技術。

我們剛剛在講說,最重要的,到了5G,怎麼從infrastructure能走到應用層?自己做不到,就自己投、或透過AppWorks去投這些新創事業。這個iAuto,這也是一個台大的自駕團隊。它這個自駕車厲害在哪裡?它可以崎嶇的路,它都有辦法navigate。

結論,要超前部署,鼓勵員工積極主動,其實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怎麼樣能夠跟創業家合作?我們最終的目的,我們也希望AppWorks,我希望像一個平台或是燈塔一樣,是希望bridge所有這些年輕的創業家,跟我們這種size比較大的成熟企業,不見得是電信,還有包括我們金控這邊所投資的這些友好的公司,怎麼樣讓AppWorks變成一個平台,讓台灣的創業跟成熟產業,能夠透過AppWorks來做為結合,這是我最後的結語。謝謝大家。

更多文章

台以專家線上交流 探討科技韌性與永續經營之道

以哈衝突自2023年10月7日爆發以來,戰事迄今仍無停歇的跡象,...

跨國經營策略設計的實戰指南

「2024年跨國在地經營菁英班」 正在熱烈招生中,每屆課程均邀請產學界頂尖的講師,...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