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亞洲併購大師黃日燦學習攀峰登頂、開局創生的生命智慧

文 /
台灣產業創生平台

「平凡的出身、不平凡的人生」,「一直在做別人生命中的貴人」,《黃日燦傳:從圓環邊窮小孩走向併購大師的壯闊人生》這本書的主角大家都很熟悉,他是台灣產業創生平台創辦人暨董事長黃日燦,他擁有國際大律師、併購大師、企業策略軍師的美譽,但他的人生故事與生命智慧一樣精彩動人!

黃日燦是法界的先鋒與拓荒者,七年代,剛從西北大學畢業的他,即與美國知名的法律專家孔傑榮,共同參與了中國法律從無到有制定的過程;八年代,他打破哈佛紀錄,以兩年九個月拿到博士學位,快速擠入華爾街律師的窄圈,三十八歲那年,更躍升為眾達第一位華裔合夥人;九年代,返台成立眾達台北,一邊將美國的併購經驗帶回台灣,一邊做為各大企業的策略軍師,連續多年被選為世界傑出律師。

本書詳細紀錄黃日燦從起點、征途、開局到創生的豐富旅程。征戰數十載的他,始終沒忘記少年之志,在他人生最通透的六十七歲,號召了眾多企業家成立了「台灣產業創生平台」,用其累積一生的專業和經驗,幫助台灣企業升級與轉型。這是他首本傳記體人生故事,詳讀此書必能學習到他不斷攀峰登頂、開局創生的生命智慧。

以下摘自本書前言:

從圓環邊窮小孩到華爾街大律師

「你要變成怎樣的人,決定在你自己;
假如你有足夠的自覺、足夠的努力,
其實你可以做到很好,解決很多問題;很多人沒有這樣的自覺,
是因為不願意付那個為了改變自己去努力的代價。」——黃日燦

台灣法律界的先鋒與拓荒者

在法律界,黃日燦這個名字可說是如雷貫耳。

他曾經是全美及全球首屈一指的大律師事務所、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Jones Day)台北主持律師及大中華區業務主席;三十多年前,他也是第一位將美國一流律師事務所的併購經驗帶回台灣的華爾街大律師。

他在一九七〇年代,海外留學風潮正盛時,選了一條與眾不同的路,到美國念法律研究所。當時,台灣學生到美國念法律的人不多,黃日燦拿到了西北大學法學院碩士,在哈佛法學院更創下不到三年就拿到博士的紀錄。一九七〇年代末期,中國大陸開放外資初期,他也與美國知名的中國法律專家孔傑榮(Jerome Alan Cohen)共同成為第一批參與中國法律從無到有制訂過程的人。

他不僅是一九八〇年代少數留在美國執業的華人律師,也是第一位進入紐約一流律師事務所工作的台灣人。當時的台灣,正逢高科技產業起飛的黃金十年,從政府到民間,全力拚搏高科技產業。一般大眾對法律界並不熟悉,但在美國,律師這個行業向來是美國名校畢業生的熱門選擇。曾為蘋果創辦人賈伯斯撰寫傳記的知名作家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在著作《馬斯克傳》中便提到八、九〇年代的美國:「讀長春藤名校、胸懷大志的學生不是往東,前進金光閃閃的華爾街銀行和法律事務所,就是往西行,嚮往科技烏托邦,朝向充滿創業熱情的矽谷。」

雖然台灣人到美國留學人數在一九八〇年代達到高峰,但是華人在美國工作,想要出人頭地本就不容易,更遑論門檻更高的美國法律界,幾乎是美國白領精英的天下。但黃日燦卻用不到十年的時間,擠入白人精英的窄圈,嶄露頭角,後來更躍升為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全球第一位來自亞洲的華裔合夥人,那年,黃日燦才三十八歲。

不只是律師,更是運籌策略的企業軍師

在八〇年代、美國併購的黃金年代,黃日燦也是唯一一位台灣來的律師,在華爾街併購風潮正盛時,與一群美國本土精英律師打併購戰,親身見證了八〇年代華爾街內線交易、垃圾債券、企業併購熱潮的喧囂年代,發揮了影響力。

黃日燦在華爾街大展長才的同時,也開始以豐富的國際經驗與專業,協助許多台灣知名企業家到美國發展;從原本只是單純的法律諮詢,到進一步提供商業的考量策略,驚艷了許多企業大老,從律師到企業軍師,紐約華人律師「Jack Huang」(黃日燦的英文名字)的名氣也愈來愈響亮。

他在一九九〇年代,銜命返台成立眾達台北律師事務所時,不僅將華爾街豐富的併購經驗帶回台灣,更是台灣第一個喊出「透過企業併購,協助台灣企業升級」的人。他引領台灣企業併購風潮,邁向國際,主導台灣多項企業跨國併購及合資案,因而有「併購大師」的美譽,更連續多年被選為世界傑出律師。

黃日燦在專業上最為人熟知的事蹟,除了帶領眾達團隊主導美光併購華亞科、日月光併矽品、聯發科併晨星等千億併購大交易;他也代表台灣奇摩網站完成與美國雅虎的跨國併購交易,成功讓台商站上世界舞台。至今,併購不僅成為台灣企業顯學,更是許多律師事務所執業必備的業務項目之一。而黃日燦幫法國馬特拉公司打贏與台北市捷運局的官司,更讓他在訴訟上一戰成名。

此外,外界對黃日燦最為熟知的另一個身分,就是他曾經是裕隆集團前總裁吳舜文與前董事長嚴凱泰最倚賴的特別顧問。一九八七年,當時還在美國念大學的嚴凱泰,經由他人介紹,認識了黃日燦,並向母親吳舜文力薦黃日燦擔任裕隆集團特別顧問,從此與吳舜文及嚴凱泰開啟了長達二、三十年親人般的情誼。

黃日燦協助吳舜文母子在經營管理上的各種大小決策,舉凡前往中國大陸投資、重大糾紛到經營策略等,被當時裕隆集團的人視為「國師」。他的專長除了企業併購、跨國投資、證券金融、公司治理等領域,也專長於超級富豪的家族權力與財務規劃,多年來,一直被許多企業主視為軍師,幾乎台灣所有有名望的企業家族,都曾延請他幫忙,解決各種公私難題。

這樣一位大家眼中的華爾街大律師、裕隆特別顧問、併購大師,以及台灣各大企業主非常倚賴的「策略軍師」,為什麼能有如此一般人無法企及的成就?或許,可以從他的成長過程找到答案。

貧苦童年練就過人專注力

黃日燦在法律執業上既是先鋒者,也是拓荒者。他在媒體鏡頭前,在各種併購課程上,侃侃而談,信手捻來就是他曾經參與的國際併購案件,如數家珍,但他卻很少談及童年往事。

從台大法律系狀元到哈佛法學博士,很多人以為他是啣著金湯匙出身的權貴子弟,才能順理成章擁有今日的成就。黃日燦自身也極少談到自己的成長經歷,這是他從小養成的習慣,即使與他非常親近的朋友,也幾乎很少聽他聊起童年往事。

黃日燦的企業家友人、大聯大投資控股董事長黃偉祥說,在他印象裡,Jack總是幽默風趣,能炒熱氣氛,卻很少談自己的年少。緯創董事長林憲銘稍微有聽過黃日燦聊起一些童年往事,但也是極少聽聞。黃日燦的兒子、方源資本董事總經理黃芝駿回憶,幾年前他在香港高盛集團擔任董事總經理,有一天公司負責媒體工作的主管也是台灣人,忽然對他說:「Andrew啊,台灣媒體都把你講成是富二代!」黃芝駿嚇了一大跳,他看了這位主管給他的台灣媒體報導,很訝異自己被視為富二代。他的父親黃日燦,因為是大家口中的千億大律師、併購大師,又是畢業自哈佛法學院的博士,外界便順理成章地以為他父親不是出身顯貴,就是家境富裕,才能出身名校,擁有豐沛人脈,並且主持律師事務所,擔任台灣各大企業的策略軍師。

事實上,黃芝駿從來都不是富二代,從小聽父親黃日燦與學生時代好友聊天時得知,父親幼時家境貧寒,完全是靠自身努力一路往上爬,才能站上今天的高度。幾年前,媒體有篇文章報導黃日燦少年家貧的故事,身邊友人才恍然大悟,原來黃日燦小時候是這樣辛苦長大的。黃日燦從不提童年往事,但他很喜歡到君品酒店頤宮用餐。每次用完餐走出來,往右轉就是承德路與長安西路交會處,就是他出生的地方,也是當年台北最熱鬧繁雜的圓環小吃一帶,他若往巷口大喊一聲,可能還會有不少兒時舊識探出頭來回應。

一九五二年出生的黃日燦,成長於台北當時最熱鬧的大稻埕圓環小吃攤商區,是老台北人記憶中半世紀前最繁華熱鬧的地帶。但這個熱鬧繁華的商業區卻從來不是黃日燦成長時的安全港灣,從他有記憶以來,躲債、黑道上門討債即是他的童年日常。

黃日燦曾經感嘆地說:「三級貧戶不窮,至少還有家、有地,政府還會給錢,但都市裡做生意失敗的人沒人理,比三級貧戶更窮,連房子都沒有,政府也不會給你錢。」他的童年,因為父親替人作保被連累,有時債主半夜上門,為了躲債,他們得連夜搬家。經濟好一點時,又再搬回圓環地區經營水電行,有時租屋住在店後面違建的天井內,有時則搬到巷弄裡的窄屋。

雖然黃日燦從小到大都拿第一名,在他求學的歲月裡,家裡經常沒有一張書桌可以讓他念書。他總是一邊幫忙看店,一邊設法專心讀書,身邊不是債主上門大聲嚷嚷,就是親戚吵鬧不休,甚至是黑道上門,拿刀插在桌子上威脅,但他也因此培養出可以不受任何外界吵雜干擾的專注力。

智商過人,但比別人更努力

十歲的孩子應該是向父母吵著討要玩具的年紀,但從小學三年級開始,他就靠自己的努力,沒有再跟家裡拿過一塊錢。

艾薩克森說:「領導沒有公式。」他在為賈伯斯、愛因斯坦寫傳記之後發現,「他們雖然不曾因謙卑而為人稱道,但事實上,內心深處卻不乏謙卑。」人事無常,窮人最能體會。成長過程的驚濤駭浪,讓黃日燦在時間與風險的面前,格外敏感謙卑,他總是抓緊今日的任何機會努力學習,並隨時警惕明日可能到來的危機,因此成就他在律師生涯及擔任企業策士時,總是比別人多想一步,比別人多走快一大步。

他也是一個智商超過一六〇的天才,從小卻沒有好的環境與家人支持,讓他得以在呵護下,盡情發揮天分。他必須分心去力抗貧困環境,想要吃一碗小吃攤的滷肉飯,都得靠自己去努力,但他從來不拿生活困苦做藉口,他靠自己摸索,快速成長,在擠出來的有限時間裡,發展出獨特的學習訣竅與適應環境的能力,從初中到大學,成為師生眼中永遠拿第一名的不敗傳奇。

黃日燦的高中同學說:「黃日燦很聰明,但他不是那種book smart,死讀書而已,他是street smart,人情世故、市井小民、人生百態,人心的細緻幽微之處,他都很清楚。」

也正是從小培養出凡事盡人事才有機會向上的認真態度;聽天命才能抱持希望活下去的樂觀特質,磨塑出成年後,各種排山倒海的疑難雜症都難不倒他,黃日燦感慨地引用了一句話說:「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

許多青少年時期的同學好友都不解,在多數人懵懵懂懂的青少年階段,連填大學志願都還摸不清楚自己的志向、只能讓分數高低決定未來科系時,為什麼黃日燦就一心一意堅定律師職志?即使他大學聯考分數拿到全國社會組丁組第二名,他還是堅持「降級」填台大法律系為第一志願。

黃日燦的回答是:「為了公平正義。因為透過法律工具,可以改變社會。」這個公平正義的背後,有其童年時遭遇的辛酸。在回顧自己的成長過程時,黃日燦說:「我完全同意:千金難買少年貧。」

(本文摘自《黃日燦傳:從圓環邊窮小孩走向併購大師的壯闊人生》,由天下文化授權刊載)

更多文章

通往最佳表現的EQ之路

EQ之父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在1996年提出EQ一詞,...

全方位數位轉型教戰手冊

物聯網、區塊鏈、人工智慧(AI)、元宇宙……大家都在談「數位轉型」,...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