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的國家級策略建言:台灣科技下一步?

文 /
李妍潔

5G像是魔法棒,一點靈打破產業藩籬,讓跨產業鏈的合作不再是夢想;ICT產業跨界成為汽車、醫療、甚至傳產業的幕後要角。面對跨產業鏈的新局、新的商業模式、新的產業結構,台灣企業如何把握變革時機,站在過往的基礎,突破現況更上一層樓?

1月18日,台灣產業創生平台的Future Calls線上會議邀請到全球網路通訊界的先行者吳錦城跟我們分享「台灣5G的國家級策略建言」,現場有許多精彩的意見交流。

吳錦城的創業軌跡與3G、4G的發展並行,第二次創業成立的箭點公司,被網通巨擘思科(Cisco)以57億美元收購,而後他仍持續深耕網通產業,生涯四次創業成功並創造出新台幣1800億元企業總市值,他同時也是工研院院士、工研院前瞻技術指導委員及顧問、資策會顧問、宏碁集團獨立董事、美國思科(Cisco Systems)產品事業群副總裁。

本日的討論聚焦在策略發展,吳錦城首先從主要技術格局趨勢的角度切入,帶領大家一起思考——在5G帶動無線網路與通訊改變的浪潮中,台灣有什麼樣的機會?雖然產官業界對於5G都有高度期許,但未來該如何落地?接下來會往哪裡走?是5G自己獨立發展?還是和產業串連在一起?具體落地,是從硬體、系統、產品還是服務?

5G結合邊緣運算為勢之所趨

吳錦城指出,5G是和其他技術的串連造成的技術變動,可說是技術變革的領頭羊。從產業的角度來看,5G是全產業鏈的結合與全生態系的改變,包含太空通訊、工業雲與邊緣運算(Edge Computing)的整合。目前,整個產業鏈正在往系統整合的方向走,再下一步會往服務走。

吳錦城也提到,5G與低軌衛星兩者技術互補,在策略規劃面應兩者併進,相輔相成;而Ku和Ka兩種電波波段也應該都要投入發展,兩者兼備。在這個部分,台灣有機會進入高頻IC等新的前沿科技等發展。不管是和地域性的,還是和國防有關的,都是台灣可以做的。

此外,5G和邊緣運算也是發展機會最多之處,它們能夠將低軌衛星連接到地面網絡,這是以太空飛行器或天體為對象的無線電通信的「空間通信」很依賴的架構。吳錦城提到,這部份台灣有很大的優勢,但我們自己要先找到應用方式。

投資5G技術推動高成長領域

5G結合邊緣運算,能夠有相輔相成的效果,特別是5G在應用方面的「低延遲」需求,可以使兩者的結合帶來更好的架構。因此在5G的發展上,首要聚焦在與邊緣運算的結合,未來再延伸到即時與遠端的應用服務,發展出更高技術難度的高成長領域。

吳錦城說,台灣在5G的發展多半仍在基礎建設,但5G不能只做小基地台。重要的不是我們發射了幾顆衛星,而是這些衛星蒐集到的數據(data)要如何運用,如果可以發展出很好的應用模式,就能探見當前對5G的投資其實皆可為6G或其他新技術所用,這是未來的趨勢。

拿元宇宙(metaverse)來說,這些小數據皆為分散存在,因此邊緣運算很重要,顯見5G的範疇很廣泛,也是當前產業投資與發展的方向。未來,若台灣能在系統整合與軟體方面尋求突破,自駕車將可能成為下一個驅動5G成長的動力,不再只持續聚焦於短期商機,而是在更大的產業生態鏈中獲得更多發展機會。

走出代工,系統整合是關鍵

簡言之,台灣產業勢必要朝向系統及硬軟整合發展,不能只切入零組件或只做代工,台灣企業應該要把「系統整合」作為策略目標,一步步強化硬軟之間的合作。畢竟,台灣在硬體研發已經有很好的基礎,如果能在軟體開發有更多的著墨,就有機會成為系統整合商。

吳錦城表示,5G代表的是開放,在開放市場公平競爭的架構下,會往整合(integrate)的方向走;此外,5G必然帶動數位轉型,成為國家發展的重點;在發展的過程中,更需要有權盤的策略思維,以目標為導向,而政府在其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吳錦城指出,產業發展需要政府支持,才有前進的力道,因此若台灣產業希望朝向系統整合的方向發展,不僅企業的策略要改變,也仰賴台灣政府的支持與投入。最後,他也期待台灣可以在5G發展的國際舞台上成為領導者,而不單只是提供領導者資源的支持者。

1642475850342@2x_1.jpg

(以下為與會者與吳錦城在會談中的精彩問答摘錄)

Q:想要投入相關領域的投資,該如何做起?

A:首先,由高技術者一起來組公司是可行的,比如台揚在這方面也做了很多,所以台灣一定有能力也有資金可以投入,但首先要將目標擴大。

其次,台灣在企業在投入新興產業的時候,時常透過法人,但這就會受限於政府規範,往往只能做一半,但如果你今天做的是低軌衛星,這是不可能只做一半的。

第三點,台灣可以繼續代工,但是要做「次系統」的整合。另外,若能選擇更大的議題,比較容易找到切入點。比如企業可以從帶動一項服務開始,因為一旦你投入一項服務,就會使得你的系統整合能力增加。

Q:系統整合是未來關鍵,但系統整合公司在台灣目前仍沒有任何一家能夠達到國際級的系統整合商,該怎麼做?

A:在國外,系統整合的新創服務最多的是CBRS(Citizens Broadband Radio Service,市民寬頻無線電服務)和區塊鏈的結合,這樣的結合是一種點的布局,是去中心化的,和「從鄉村包圍城市」的概念很像,從點開始往外做服務與串聯。

我認為5G的先進服務有可能從私有雲開始,或者是從CBRS這樣的架構開始。過去,台灣企業習慣自己做,但是未來在跨域跨界的創新結合是很重要的,商業模式更開放的話,未來會以互動的模式發展。


【關於Futures Calls】

面對不確定的未來,我們需要更多的觀察與思考,在邁向後天的時候掌握正確方向。我們邀請世界各領域意見領袖,一同交流他們對於全球產業創新、國際政經趨勢前瞻獨特的觀點,與全球未來發展的洞見。過去曾邀請的講者包括:全球百大創投家IVP合夥人Eric Liaw、美國國際與戰略研究中心(CSIS)亞洲資深顧問葛來儀(Bonnie Glaser)等人。

更多文章

借鏡國際,推動醫療AI的實務經驗談

3/31(四)台灣產業創生平台特別邀請前IBM Watson for Health創始成員之一...

老創攜手新創,點燃企業新引擎

近年台灣企業面臨到前所未有的變局,新科技顛覆既有的經營模式,新競爭者侵蝕了台商事業版圖,...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